—— · 最近更新 · ——
10月7日 · 路客寻访 · 福建石狮

10月7日 · 路客寻访 · 福建石狮

昨天在石狮城隍庙一带逛时果然有遗漏,还好今天又去了一趟,跟着感觉随便走,果然很快就走到了紧连着市场街的后花街,这里也是之前有友邻参与过改造,并推荐过的区域。这条街不长,但是两边的骑楼仍然有住户,所以看上去保护状态都比市场沿途更好些(图1-5)。在骑楼之后还有一片红砖厝,看着可能历史更久,只不过基本已经都是空置的状态,并被标记成了危房(图6-8)。不清楚这片区域未来会怎样,但是后花街的路尽头目前看上去已经是一大片拆迁空地改建的停车场了,在碎石尘土满地的停车场角落也残存了几座红砖厝(图9),规模和后花街骑楼后的差不多,可惜已近乎坍塌… 更沉重的是,后花街旁边的和平街虽然靠近市场中心的区域骑楼都还好,但是离停车场近的一片都已经搭上了脚手架,一副在翻修的样子,只是走近了看正如昨天有友邻说的那样,几乎完全是在拆掉重建。骑楼修好的部分看着整齐得死气沉沉,不知道它们接下来会以多快递的速度向市场中心蔓延,但是大家想去的真的要抓紧去了…… 【阅读更多】
10月7日 · 路客寻访 · 福建石狮

10月7日 · 路客寻访 · 福建石狮

第二天继续逛石狮。老城区简直太有得探索了,只是也实在太难拍照片,愁死我,刚刚开始逛已经感到眩晕。尤其是老城区骑楼之间的空间都好有限,所以实地看和拍照差距特别大,好多细节都无法进入取景框,还有很多建筑只能眼睛看到一些,没办法拍完整,太需要身临其境了! 【阅读更多】
10月6日 · 路客寻访 · 福建石狮

10月6日 · 路客寻访 · 福建石狮

本来下午计划是逛完永宁古城就坐车回家,但是车坐到半路我看时间尚早,觉得应该吃个永宁水煎包再走,于是查了下地图,却因此注意到石狮市中心还有个城隍庙算是文物古迹,围绕着它周围又有教堂和其他宫庙。直觉提醒我那附近很可能有值得看的东西,于是果断中途下车。 事实证明这个决定非常正确。走到通向城隍庙的路口,我都有点儿呆了,以为自己走到了著名的厦门八市——原来这里也是一处沿着几条街巷铺展的传统市集,有店铺,也有摊位,但最重要的是,抬起头还会看到这一带路边的建筑大部分仍然是骑楼,只不过与八市相比更加破败,几乎看不出得到过什么保护,即使有维修,也是非常粗糙的支撑或覆盖,仅仅维持它们不倒塌罢了。 尽管这些半废弃的老骑楼如今已经没有那么体面了,可是逛起来还是很有气氛,对于喜欢小城镇充满历史感的菜市场的人,在这里逛简直比去永宁古城更好玩!而且找到一处这样的街巷,也多多少少安慰了我这么长时间以来面对泉州中山中路僵尸街容的痛苦,以后真的是可以常来逛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有点儿夸张,但仔细回想了一下,若论“原生态”,无论泉州还是厦门,我都再找不出一条规模这么大,又这么低调的老街市了,简直让人想不通为什么它没有出名! 【阅读更多】
10月6日 · 路客寻访 · 福建石狮

10月6日 · 路客寻访 · 福建石狮

在永宁古城随便穿巷子时遇到了这扇门,查了下才知道“春祀秋尝”原来是一句成语。 春之祭称为“祀”,秋之祭称为“尝”,所谓“春祀秋尝”,有按照礼法行事的意思。想到在黄岗那些天,我们和周边村子过“新米节”或“丰收节”,这应该也算是行“秋尝”,而黄岗每年初五左右的“抬官人”仪式,也有保佑风调雨顺的意思,应算是行“春祀”吧。这些本该是常识,可是离我们的日常好遥远了。【阅读更多】
10月6日 · 路客寻访 · 福建石狮

10月6日 · 路客寻访 · 福建石狮

国庆躲游客短途周边游。今天去了趟石狮永宁古城,从泉州老城区过去也就两个小时公交车。虽然永宁也还算有名,又比崇武离泉州近一些,但似乎去崇武古城的人总是比永宁多,我也是莫名其妙拖到今天才去永宁。 但是到了发现这边比崇武的保护状态好多了,虽然老建筑依然免不了破败废弃的情况,但比较重要的几座都有一定修缮,不至于快要坍塌,又不会新到假。街巷也比较整洁,没有过度商业化(生活区小买店都不多),而且路边还用心地做了一些针对游客的导览,感觉非常适合想找清静并自己探索的游人。在闲逛时,我甚至还听到一位擦肩而过的游客感慨道:“我觉得这里比鼓浪屿更好……” 论规模当然这话太夸张,但是论原生态、安静、没有过度商业,永宁古城是很值得推荐的,只不过这里更适合不在乎热闹、对闽南民居有真诚兴趣的人。 虽然石狮和晋江沿海一带也还有一些别的有趣的华侨村,但永宁对于旅行时间有限又对泉州更不熟悉的初访游客,应该算是最稳妥的选择了。当然也不要有过高的期待,只是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永宁古城的保护是比较合格的。 【阅读更多】
9月29日 · 路客寻访 · 湖南沅陵

9月29日 · 路客寻访 · 湖南沅陵

行船至辰州,烟雨阁楼。 佛教遗迹龙兴讲寺,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也是中国历史上最早的佛学院之一。【阅读更多】
9月29日 · 路客寻访 · 湖南沅陵

9月29日 · 路客寻访 · 湖南沅陵

宏恩医院旧址。这座已经成为废墟的医院已有超过一百年的历史,建成于1906年,虽然后来百年间日渐破败,但其实直到2012年内部都还完好,查到的照片中可以看到精美的木扶手楼梯。而目前所见的废墟状态是近几年一次大火后的结果。失火时这里已经被改为出租房,因为电路老化缺乏维修,最后导致了火灾。 【阅读更多】
9月29日 · 路客寻访 · 湖南沅陵

9月29日 · 路客寻访 · 湖南沅陵

从省立第九医院旧址到傅华梅牧师楼,沅水边皆是被雨水浸湿的时光,沧桑得难以靠近。一座座故居 ,将临时省会的故事,藏进电线织就的迷阵。再悄悄告诉你,石板路是唯一的线索。 沅陵并不在我们这次调研范围之内,因为毕竟我们的主题是“传统村落”,但沅陵却是我认为到了怀化后不容错过的一个目的地。虽然如今它的历史地位几乎被遗忘,宗教建筑已有很多显得破败,甚至沦为废墟,可那种真实的沧桑感充满了魅力,那是历史原貌的魅力。去沅陵看看,或许会刷新我们对湖南历史的认知。 【阅读更多】
9月28日 · 路客调研 · 黄岗村

9月28日 · 路客调研 · 黄岗村

我们的此次调研今天就结束了。此刻坐在整洁舒适的中转候机厅,再次被“现代”的生活所浸没,回看这些天在黄岗的照片,果然仿佛是发生在另一个人身上的事了,然而今早在村里逛了一趟所沾的泥水还在裤脚。趁着记忆还新鲜,把之前来不及发的也讲一讲吧 这组照片中的场景是前天晚上遇到的,她们正在忙着做一种被称为“情人米”的当地传统零食。所谓“情人米”,其实是为了宣传起的好听名字,当地传统是叫“瘪米”。牵扯到“情”,是因为这种米是当地年轻人对歌聚会时会带去吃着玩的,再加上制作这种米的过程复杂,于是就成了互相表现心意的一个方式。 我们遇到的场面已经是制作的最后步骤了,最开始其实是要先选择七成熟的糯米,把米粒连着壳放进锅里炒熟,炒好后再反复多次舂米,让壳粒分离,筛去米壳,直到只留下被舂扁了的淡绿色熟米粒,就是做好的的“瘪米”了。【阅读更多】
9月26日 · 路客调研 · 坪天村

9月26日 · 路客调研 · 坪天村

斜风细雨不须归。来到海拔更高的坪天村过节,再次看到木制过街天桥。【阅读更多】
9月25日 · 路客调研 · 黄岗村

9月25日 · 路客调研 · 黄岗村

墨师师傅还说,我怕你们不习惯,但你们来了,我就是觉得该带你们体验一下真正的当地生活。有的人喜欢,也有人不能接受,但是我们平常就是这么过的,下田干活午饭都这么吃。我说,我都不记得自己上次吃得这么开心是多少年前了。 (最后一张就是我们吃饭的地方)【阅读更多】
9月25日 · 路客调研 · 黄岗村

9月25日 · 路客调研 · 黄岗村

墨师师傅说,田间有辛苦也有快乐,但最重要的是有自由。【阅读更多】
9月25日 · 路客调研 · 黄岗村

9月25日 · 路客调研 · 黄岗村

我们真的用上南瓜盛盒啦!【阅读更多】
9月25日 · 路客调研 · 黄岗村

9月25日 · 路客调研 · 黄岗村

今天依旧下着雨,墨师想了一上午,决定带我们下地干活。糯禾尚未成熟,趁雨不大先收籼米,我们在山间的小片梯田上收了大约两百斤谷子,远山云雾缭绕像幅水墨画,还有瀑布遥遥相望。【阅读更多】
9月24日 · 路客调研 · 增盈村

9月24日 · 路客调研 · 增盈村

翻一座山,见村落缓缓展开。【阅读更多】